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水BLOG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日志

 
 

[转载]中国诗坛乱得离谱的原因浅析  

2017-07-18 15:3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乱,当然不只是诗歌界,整个文坛,何处不乱?

       但是,要说乱得离谱,那就可以说是“非诗莫属”了。

       比如,每一次的鲁奖诗歌奖的评选,几乎都是诗坛上的一次“战争”;比如,对一首诗或一个诗人的评价,有的说黄金,有的说粪土。以至扩大到诗歌冮湖的派系斗争和离开诗歌的人身攻击。见到的是炮火纷飞,诗歌连影子都见不到;比如,新诗百年后的今天,口水诗大行其道,口水诗集一版再版,甚至荣获国家诗奖;比如,不是诗人都不说的“狗日的”所谓诗歌,被官方大刊平台大摇大摆刊登称赞。成为中国新诗百年一道空前绝后的耻辱“风景线”。还有,有的人在国家大刊上发诗歌,就像上馆子和上WC一样容易,而有的人这辈子一首也发不了。不由让人想起杜甫名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等等。等等。

    诗坛这么乱,乱得那么离谱,乱得别的文体“望尘莫及”,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个复杂的问题不是谁能说得清。我这里说的,只是一些表浅的现象。我认为,乱的原因可以分为“天灾”和“人祸”,先说“天灾”。

   

       1917年,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胡适,提倡文学改良,对在中国延续了二千余年的文言文说“不”。其中,用白话代替文言文写诗,这就是中国新诗的起端。胡适的文学改良运动开辟了现代中国文学的崭新纪元,无疑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但具体到用白话写诗的许多技术性问题显然缺乏足够的预知和理论基础。在当时,重要目标是改古为“白”,去掉古诗写作中的一些枷锁,重点突出自由。其对旧文化的突破点并不在整套文学理论的成熟,而在于白话新诗的“放胆创作”。胡适当时便亲自作了演示,在《新青年》发表了几首很白很白的白话诗。
  
       时代不同了,诗歌由古改“白”没有错,但对“白”的理解和运用随之自由化。从此,诗歌漫无标准,体例毫无限制,这好像是一个广场上有千万人随着舞曲在整齐地跳舞,突然中止了播放的舞曲,在各自的自由的舞姿中,出现了扭秧歌,甚至“广播体操”,很自然。新诗的百年中,有过一些关于新诗的理论探索,但缺乏系统性和持续性,缺乏有名有实的研究机构和实用成果,也缺乏“如饥似渴”的读者参与。事实是,成千上万的“放胆创作”者涌向没有门槛的诗歌创作现场,他们片面理解“我手写我心”,不相信诗歌写作有方法,有技巧,有极高的综合性审美要求。是骡是马,都在诗坛上昂首阔步地遛。这必然反映在诗歌的一些公共活动上的混乱,比如选稿和诗评,比如诗赛评奖,比如树立“诗星”。如果遇上握有选稿和评判话语权者知识浅薄,或加进私心,这种混乱会滑至黑白颠倒,滑至名义上选诗,实际上是选人。

    

       新诗的“先天不足”不仅是带来写法上的混乱,也带来对诗歌认知上的争论无休止。比如,一种人认为,诗歌务必“接地气”和反映现实;另一种人则认为,诗歌的永恒性功能应当以“探索,发现”为己任。相当大一股势力认定,诗歌就是感动,有没有诗质我不管,让我流泪的就是好诗。否则,都是“无病呻吟”。这种持“浅阅读,求感动,不隐喻”的审视诗歌态度的人群,在诗人队伍中不仅占有不小的比例,而且往往站在诗坛的前台大声发言。

 

       新诗的先天性的“天灾”还因为网络时代的到来,个人抽屜式写诗一下子变成了网络开门写诗。诗歌创作网络化,好处是利于互动和传播,但其弊病也是致命的。因为,百万诗歌大军该有多少的不同。诗龄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素质不同,人生经历不同,性情不同,风格不同,写诗目的不同,以至政治观点和道徳底线也不同。可是,网络就是网络,这么多的不同却面对同一首诗开展讨论,会有共同声音吗?有人喜欢写地球的诗,有人喜欢写皮球的诗;有人喜欢一读就懂的诗,有人喜欢深层隐喻,似懂非懂的多解诗;有人喜欢情诗,有人喜欢哲理诗,有人喜欢政治诗;有人喜欢上半身诗,有人喜欢下半身诗,有人喜欢不上不下的诗。等等,等等,举不胜举。然而,网络无栏栅,网络不可能像社会学校,分为大学、中学、小学,分开上课。也不可能按爱好,分为文科、理科、艺术专业进行学习。所以,喜欢加减乘除者以“接地气”标榜正确,喜欢“微积分”者以“精英”为荣。诗歌本是一个多元化文学载体,诗人的各种不同诗观应该允许,也不应该引起争吵和混乱,要命的是,当今的诗人似乎服了“固执己见”强心丸,诗歌讨论中难寻“个见”“商榷”学术常用语,而易见的是责骂对方“垃圾”“装逼”吵架的“妙语连珠”。这等于说,爱听阿宝信天游者,视帕瓦罗蒂《我的太阳》为“无病呻吟”。这种不正常的学术风气,在小说界,散文界,是不存在的。

 

      诗坛的混乱除诗歌自身的探索中的许多不确定因素而引起之外,还因为社会的大环境的变化----“城门失火,殃及鱼池”。我们生活的国土,一会以阶级斗争为纲,一会又以经济为中心,引发拜金主义狂潮。以前岁月,人们比“出身”,比政治,如今比房比车比权,始终未能形成一种全民爱学,好学,比知识的崇高的文化生态环境。诗歌来自社会,诗人来自社会,在这种“打摆子”的社会环境中,能始终如一守住诗歌“贞节”的诗人是少数。就当今进入金钱时代和误乐至死时代的环境里,诗歌被边缘化是必然。北师大赵勇教授说的很客观,他分析说:“为什么诗歌、散文被挤压到了文学的边缘?为什么在今天的文学等级秩序中,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成了文学的龙头老大?一个值得深思的当代文学现象是,每当国人面临重大事件要表达一种集体情绪时,诗歌往往会走到前台。1976年的天安门诗抄、1980年代初的朦胧诗“崛起”、2003年的“非典”事件、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无不在印证这一事实。但是,一旦事件消失,诗歌则又淡出公众视野,回到默默无闻的状态。这其中的原因固然复杂,但我们是否可由此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诗歌不大牵涉功利目的,与经济利益无关,而小说却是可以运作的。起点中文网上有“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青春、历史·军事、游戏·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等小说频道,意味着小说已经类型化且产业化了,但诗歌能如此操作吗?我觉得不大可能。这样,诗歌就只好退居到文学的边缘地带,变成了一种小众艺术。”可是,我们的某些诗人就是不认命,他们开口闭口都是指责当今诗歌脫离了人民大众。我不是说我们今天的诗歌没有一首脫离了人民大众,写人民大众的诗歌还是不少的,“接地气”的诗歌也是不少的。可是,“人民大众”在哪里?他们看吗?这次的诗歌特大炒作事件更加有力地证明,《穿过半个中国去睡你》才走进了“人民大众”的千家万户。如果换一首路也诗歌,蓝蓝诗歌,寒烟诗歌,或者余秀华的另外一首诗歌,炒得起来吗?

    因此说,诗坛内部为“接地气”争论得炮火连天,骂来骂去,却置诗歌被冷落的社会原因而不顾。

 

       纵观今日诗坛之混乱,尤其近五六年以来,已经乱出了群众容忍的底线之外。主要表现为手中掌有发表、评奖、选秀生杀大权的大小诗官(也不排除民间一些耐不住名利寂寞者)不务正业,似乎患了诗歌运动狂热症。他们打着红色旗号,干着黑色勾当,一波接一波地搞什么诗歌奖,诗歌节,诗歌会。他们与他们上半身勾结,下半身勾结,评出的优秀作品、“新星”,是假的,装进腰包的钱是真的。乌烟瘴气的诗坛,晃来晃去的就是那么几个举着牌坊的婊子在表演。真正的诗人是无声的,他们的作品不需要人民币认可,他们的作品不用评来评去,不知比那些获奖作品好多少!还一个原因是诗歌官方操执诗歌评判权者的权威性受到诗外因素的侵蚀而变形,从而造成诗界的“分配不公”,当然会引起反抗与争吵,呈现出一种混乱。例如诗歌官方树立的某些“诗星”缺乏说服力和权威性;他们不断参与的众多的地方诗歌赛评奖,至今说不出一首获奖诗歌有何出众之处;他们马不停蹄的到处走穴进行“诗歌讲课”,讲的无非是“夏天是热的,冬天是冷的”。诗界多少事,发生在诗外,与诗歌无关,与“铜臭”有关。


      诗歌“以文本为王”,这不仅是一个学术性命题,同时也是治理诗坛混乱的最好良方。可惜,这个诗歌的伟大“中国梦”,估计我们这一代的诗人是很难见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