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水BLOG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日志

 
 

经济困难时期那个女人〔原创微型小说〕  

2014-09-09 22:45:09|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经济困难时期

     海尾村渡口的渡船因今天是镇的圩日,较热闹,来往的客人,有的去镇买食的,有的趁圩回来的,船的货物有番莳干,或木莳干,还有草袋、麻袋,及几条扁担。人话也不多,有个回娘家的媳妇背着的小孩,不知是饿还是肚痛,哭个不停。

     渡口右侧海滩有座用破旧船板做的小屋,地面是海沙及一些贝壳,上面有一个个深陷的脚印痕迹,小屋前的竹竿晒着几件黑色残旧的衣裤,屋后还有用石块做围墙有坑的厕所,厕所上空苍蝇飞舞。

     屋内住有一男一女,男的近六十岁,女的也五十多。听说生有一男一女,男儿巳分家,住在交罗村。女的巳嫁,生有一男一女。过年过节或平时女婿在海上捉到-些鱼吓,也带回娘家,这海边村耕地很少,人均一二分地,食粮都是从圩上买回番莳干,煮莳粥吃,有时去供销社付食店买几块红腐乳当菜吃。男的身体干瘦,体质差,女的身体还可以。

     从渡口沿着一条小路不到二百米处有间供销社分店,内买些日杂,副食,文具,那糖果、饼干,月饼常诱得那妇女小孩口水流滴滴,因衣袋无钱只能望饼流口水,不时有人出入。店内只有一个售货员名叫德公,巳六十多岁了,是圩供销社派来的,有时到圩出货,就锁门去了。

     这天德公又从供销社进货回来。几个小孩及妇女等在门口买货,一见德公回来就争先恐后进来,德公急了,说:“慢慢来,等我整理好货物啦,你们怕买不到吗”?德公一件件把货品在排在货架上,那饼干,糖果,月饼飘出喷香香的气味。这时那个女人也来了,见那香甜的月饼,口水流出来又吞回去。

      在一个天高月黑的夜晚,很宁静。有个穿黑衣的女人,沿着小路向供销社分社行去,在门口停下来,张望下周围左右,又从门缝向内看。屋内煤油灯还亮着,她轻轻地叩门,德公见有人叩门,在内细声地问:“谁呀?在外的也细声地说“:德公是我呀?听不出来吗?”,内说,“这么晚啦还买什么呀”,外说:“你先开门啦,我有话跟你说呀”,德公开了门,见是她,说:“进来吧”,又把门关上。女人说:“还未睡呀?,我肚子饿,想买月饼吃”。德公说:“要几个”,那女人说“:我没带钱来,先欠着,过几天给你”。德公说:“怎么行呀,公家生意”。女人又说:“行行好吧,我肚很饿呀,先给个吃吧”。这时女人向德公住房望去,且向内进,一边走一边说“:德公呀,一个人睡不清冷么”,德公说:“惯了”。女人在德公床头坐下来,说“:德公呀,你好久不回家了,你不挂你老婆吗,谁嫁你也苦一世”。德公在床沿坐下来,打起二郎腿,说:“惯了,也不觉得什么”女说:“你不想那事吗”?一边解开上衣一边向德公靠近,又把床头灯吹灭。几分钟后德公说:“不行呀”,女的说:“再试试”。过一会德公把煤油灯点着。

     德公送女人出门,那女人手拿着一筒月饼。

     又是一个天高月黑之夜,又是那个女人叩门,这次不同的是手拿着黏了花生油的棉花球。见了德公第一句话说,这次包你成功。

 --------一位六十年代经常下乡干部讲的真实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